• <table id="mjzfd"></table>
    1. <p id="mjzfd"><strong id="mjzfd"><menu id="mjzfd"></menu></strong></p>
      400-969-2698
      酒文化 健康文化
      “影子”的酒業江湖
      來源:admin 時間:2020-06 點擊:0

      楊永祥在醞釀一場更大的自我突破。

      文|云酒團隊

      楊永祥很少接受媒體采訪。

      盡管這種刻意的低調未必與他本身的性格相符,但30多年的原酒供應商生涯,讓他早已習慣了用距離隔絕公眾的視線,以及其中可能存在的某些風險。

      在原酒行業,這似乎已經成為一種默會的江湖規矩。

      盡管對外發聲不多,但在業界的口碑中,楊永祥執掌下的高洲酒業一直被冠以“原酒大王”的名號。

      也有人稱其為“名酒背后的巨人”。

      業界流傳的說法是,高洲酒業的原酒供應曾覆蓋中國白酒一線品牌的半壁江山。然而這些原酒的最終去向卻始終模糊。

      這似乎是一個隱匿的世界,是存在于名酒背后的影子江湖。

      在這個江湖,楊永祥多年穩居王者地位,但他一直在嘗試著走出來。

      名酒的平行世界

      “原酒大王”這樣的名頭,很容易讓人聯想起白酒行業的另一位“大王”五糧液。

      往前追溯,高洲酒業與五糧液之間也的確淵源深厚。

      上世紀80年代前后,時值改革開放之初,經濟起步但物資仍然短缺。當時部隊需要用酒,五糧液也希望擴大生產,于是商定由解放軍三總部(總后、總參、總政)出資,五糧液提供技術和配方聯合辦廠。

      成立于1985年的高洲酒業前身——高洲曲酒廠,就是當時五糧液的聯辦廠之一。

      基于這樣的背景,在建廠之初的七八年間,高洲曲酒廠所產基礎酒僅僅是作為原料酒交付給五糧液,企業自身是沒有自主權的。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1992年。

      在中國歷史上1992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。

      年初鄧小平視察南方并沿途發表重要講話,讓此前一度陷入停滯的改革開放重新顯露生機。

      彼時,主政五糧液的王國春已經預感到市場經濟的活水正在涌來。在他的主導下,五糧液啟動新一輪大規模產能擴張。正是這一輪產能擴張,成就了五糧液日后“中國白酒大王”的霸主地位。

      1992年,高洲酒業也迎來了發展歷史上的一位關鍵人物。這年3月,楊永祥被任命為高洲曲酒廠廠長。

      在他上任后,高洲曲酒廠開始自立門戶。同年9月,酒廠自有品牌52度高洲特曲獲得首屆四川省巴蜀食品節金獎。

      回望楊永祥執掌下的高洲酒業,實際上選擇了一條和五糧液極為相似的崛起路徑。

      高洲酒業所處的宜賓高縣,距離五糧液酒廠只有不到60公里。這里有釀造優質白酒的一切有利條件。

      王國春曾評價說,高洲酒業的生態環境是中國酒企中獨一無二不可復制的。

      坐擁得天獨厚的釀酒條件,加之深諳五糧濃香工藝精髓,高洲酒業在從2000年到2011年的十一年間,曾先后三次啟動擴能技改,將原酒產能從最初不到1000千升擴充到了令業界震驚的10萬千升,“原酒大王”的稱號不脛而走。

      這么大的產能如何消化?這個曾經縈繞在王國春心頭的問題,也在楊永祥內心百轉千回。

      答案自然是不同的。

      五糧液的名酒身份,讓它可以選擇通過OEM貼牌釋放產能。高洲酒業則走上了另一條路徑,并由此開創了一個與名酒如影相隨的平行世界。

      隱匿的江湖

      2012年是高洲酒業發展歷史上的一個大年。

      第三期5萬千升擴能技改工程的建成投產,讓高洲酒業的生產能力邁上10萬千升臺階。即便如此,高洲酒業的產量依然供不應求。

      彼時,白酒行業正處于黃金十年的巔峰時期,火熱的局面從白酒消費市場層層傳遞至原酒行業。

      潮水般的訂單從各地涌來。最鼎盛的時候,小企業來買幾百噸酒,根本就見不到酒廠管理層面的人。買上千噸的酒,才會專門有人負責接待。

      伴隨著一輛輛拉酒的車駛離廠區,高洲酒業的原酒輸出遍布全國近100家名優酒廠,當年銷售額超過20億元。

      20億是個什么概念?同一年,作為“川酒六朵金花”之一的沱牌舍得也創下歷史最好成績,營收規模為19.59億元。

      業界流傳的說法是,在從2008年至2012年高峰時期,高洲酒業的原酒供應曾覆蓋中國白酒一線品牌的半壁江山。十多家白酒上市公司中,至少有五家都曾是其客戶。

      “名酒背后的巨人”稱號也由此得來。

      盡管在白酒消費市場實際擔當著重要的角色,但在公開的場合,楊永祥早已習慣了用回避的方式收斂鋒芒。

      如此謹言慎行的緣由則需要從二十年前的秦池事件說起。

      當年秦池作為萬眾矚目的央視標王,卻幾乎在轉瞬之間大廈傾覆,一個直接的導火索就是媒體對秦池從四川購買原酒用于勾兌的報道。秦池倒下之后,外購原酒、勾兌等字眼,逐漸成為白酒行業不能說的秘密。

      這原本稱不上什么秘密。

      原酒作為一種基礎酒,本質上與高粱、大米類似,都屬于原料范疇。四川由于天生具備釀造優質白酒的自然條件,也成為優質原酒的主要產地。

      這就好比東北、華北地區乃至全國生產的名煙,其最好產品的煙葉大部分是從云南地區采購一樣。

      至于勾兌,更是白酒釀造中一項正常且必不可少的工藝流程。

      盡管事實本身一點就透,但江湖人情哪里是一句對錯就能消解的。

      作為“原酒大王”,高洲酒業自然承受了比其他原酒企業更多的壓力。

      楊永祥的謹慎,既是周全,也是成全,背后則折射出了整個原酒市場的無奈。

      一場大夢

      人最得意的時候,往往也是危機四伏的時候。

      古今中外,英雄王者,概莫能外。

      2013年對楊永祥來說,便是這樣一個意味深長的時刻。

      年初,高洲酒業的原酒銷售延續了上一年的狂熱勢頭,僅僅一季度就賣了大約8個億。

      很多人都以為這又將是一個大年。

      盡管當時周遭環境已有些風聲鶴唳,但現實中熱力不減的銷售局面還是掩蓋了某些危險的信號。見慣風浪的楊永祥,更是將眼前的波瀾視為逆水行舟、借危生機的難得機遇。

      2013年4月30日,總投資24.5億元的新一輪10萬千升技改工程全面動工。這么大的體量相當于再造了一個高洲。如果順利完成,高洲酒業的歷史無疑將再度被刷新。

      然而事情的走向卻讓人意料不及。

      政策形勢的突變讓名酒消費一夜入冬,價格腰斬、庫存積壓,導致外購原酒的需求大幅縮減。原先的供不應求瞬間變得門庭冷落,而已投入10億資金的擴能技改項目,也因后續資金壓力不得不停下腳步。

      在高洲酒業陷入困境后,曾有不少聲音將之歸責于楊永祥的戰略激進和決策失誤。但如果換一個角度,或許能讀出一個不同版本的楊永祥。

      “規模、品牌、資本”是楊永祥曾為高洲酒業定下的三大發展戰略。這是大多數企業從小到大的成長路徑,但對一家原酒企業而言,又有著不同的意義。

      作為名酒背后的影子,原酒企業長期處于為他人作嫁衣的狀態。即便是已經崛起為巨人的高洲酒業,依然沒能擺脫這一命運。

      在楊永祥內心,對于做大自身品牌的渴求是外人難以體會的。然而身處于強手如林的川酒序列,想要在眾多名酒光環下脫穎而出又談何容易。

      對楊永祥而言,不斷擴大高洲酒業的產能優勢,其深意不僅在于鞏固自身“原酒大王”的江湖地位,更是為其品牌戰略扣上關鍵一環。

      也正因為如此,在高洲酒業新增10萬千升產能的同時,楊永祥還提出了在“十二五”期間進入百億品牌行列,爭創國家級名牌產品的規劃。

      只是現實并不總是盡如人意。世事變換,白云蒼狗,猶如大夢一場。當年壯志未酬的,又何止楊永祥一人?

      2015年當楊永祥逐漸度過最艱難的時刻,曾被問及是否對此前的急速擴張有所后悔。

      這個問題在他內心其實早已問了自己無數遍。最終他的回答是,“擴建規模是多贏的舉措,到今天為止都不是一個錯誤的決策?!?/span>

      不一樣的歸來

      2017年6月8日,高洲酒業新廠門落成。

      兩座氣派的門柱如同兩面旗幟,張揚出楊永祥彼時內心的風起云涌。

      這顯然有些超乎業界的預料,特別是當人們看到門柱上赫然鐫刻著“全球最大原酒基地”的招牌。

      印象中那個低調的楊永祥,似乎正在變得不太一樣。

      同一天,裝有1000千升原酒的31輛罐車從高洲酒業生態園區駛出。

      這是高洲酒業自調整期以來的最大一筆單筆訂單。上一次像這樣的盛況,要追溯到四五年前。

      名酒消費的回暖復蘇,是“大王歸來”的重要背景。作為名酒背后的巨人,高洲酒業的好日子似乎又要到來。

      然而楊永祥卻在醞釀一場更大的自我突破。

      “全球最大原酒基地”的對外宣告,意味著高洲酒業不再只是隱居于名酒背后,而是立足于品牌戰略尋求更廣闊的發展空間。

      2017年,高洲酒業銷售收入突破10億元。業界驚呼,“高洲回來了?!?/span>

      事實上,如今再用“回歸”這個詞來總結高洲,已經不夠準確。更確切的說法是,一個全新的高洲正在走來。

      在楊永祥的新發展戰略中,原酒品牌化是一個重要支點。這一戰略的核心邏輯是,白酒消費的價值回歸,將加深品質與品牌之間的互動轉化。

      特別是在當前白酒行業整體產能過剩,而優質純糧固態產能依舊稀缺的大背景下,擁有強大原酒優勢的高洲酒業,未來也將擁有寬廣的品牌提升空間。

      目前,隨著高洲酒業原酒品牌化戰略逐漸走向深入,原酒品牌化零售、成品酒合作開發、大規模原酒輸出,作為公司發展的三駕馬車,正在推動高洲酒業新一輪崛起漸入佳境。

      在這一過程中,時間再次顯現了它驚人的反轉能力。

      12萬千升純糧固態原酒儲備、10萬千升優質酒產能,這些曾在行業調整期間讓高洲負重前行的家當,如今都成為楊永祥長袖善舞的資本。

      也許命運就是這樣,你永遠無法預知它給你帶來的究竟是磨練,還是饋贈。


       
      公司動態
      公司動態 行業動態
      • 微信公眾號
      • 微信小程序
     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400-969-2698 地址:安徽省淮北市經濟開發區龍湖工業園云龍路6號
      香港经典三级AV在在线观看,好男人在线观看片神马电影,青苹果乐园在线观看,亚洲国产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